第十四章宏观坍缩(四) 2018-10-18 11:16 更新 | 2,941 字

“可是如何让那个装置发射到太空中并让它在合适的时候出现在航班的正上空呢……”说到这里,应虔予似乎意识到什么,他猛然惊呼出声:“寒冬?!”

是的,应虔予所知道的当时处于航班正上空的卫星就只有“寒冬”。

“你们也能操作寒冬?”应虔予难以置信,“据我所知,研究院控制台的防火墙和中国科学院的终端防火墙是共享的,你们能骇进这种防卫级别的系统?”

“我们哪里需要骇入系统?或许系统可以设计得天衣无缝,但是人的渗透却防不胜防。小寒不是说他告诉过你吗?”

应虔予瞬间反应过来——李匆寒曾对“寒冬”制航系统的代码进行过编写,而且占了足有五分之一的篇幅。

应虔予怔怔坐在椅子上,他终于明白了李匆寒进入控制台的原因,那天让“寒冬”进行非同步运行的时候,他通过应虔予的双手执行了某些特定操作,而这部分控制操作是在他五年前编写卫星制航系统代码的时候就留下的。

渺小无力的情绪席卷了应虔予全身,一股沉重的抑郁充满了他的胸腔。

明白了一切经过之后,应虔予意识到了自己在整件事中扮演的不过是一个在特定的时候被放到特定位置的提线木偶而已。甚至这个提线木偶是不是他都没有关系。

“所以你明白了吗?”杨泊淮凝视着应虔予,“那架民航客机极有可能是被我们用雷电击落,也有可能是被歼击机击落,只要这两种可能性都与外界失去直接的因果联系,短时间内,这两种可能性就处于混沌状态。”

“你们用三百多人的生命为代价,只是为了验证你们的实验?而且是通过我的双手?”应虔予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无知造成,可笑的是他还曾格外认真地向李匆寒道谢。

老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事实上,我也并不是知情人,这一切都是小寒全权负责。不过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也有很大的责任,我一直知道他对生命的态度非常冷漠,却没想到到了这种程度。只是现在,那三百多人的死亡已经成了定局,那么我们不应该让他们白白牺牲。”

应虔予的心已经沉到谷底,仿佛被寒冰冻结。不论李匆寒有多么充分的理由,有多么伟大的理想,但那可是三百多条鲜活的生命啊,在他手中就那样轻描淡写地牺牲掉了。

看着自己洁白的双手,应虔予瞪大双眼,似乎手上渍满了血污,他不禁胃液翻滚,连连作呕。

此刻,应虔予才知道他对那个男人的认知多么浅薄,他就像一个站在世界之巅的独裁者,只要能够达到目的,无论是什么样的代价都如同山风云岚一样轻描淡写地呼啸而过。更可怕的是,他心中的信念还格外坚定,他一定认为做出这些决定的自己是正确的。

“他的内心不会有‘负罪感’这种可笑的东西的吧……”应虔予不禁在心中苦笑。

“你们能够控制卫星定向释放电流,可是怎么控制那架歼击机呢?”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应虔予就想到了答案,“啊!那架f-16也是他安排的吧?”

“那架歼击机是当年美军在海湾战争中坠毁的残骸重组而成,其实除了外观,它的一切都和美军战斗机不同……”

老人之后的话应虔予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得出这个结论已经不能令应虔予感到震惊了。他心中的恐惧和震惊已经逐渐转化为愤怒。

难怪那天在控制室的时候李匆寒格外反常的低头玩起了手机,他当时或许就是在向外界发送信息。只是他太猖獗了,欺骗了自己,欺骗了李月露,甚至欺骗了NASA。而现在,他却自导自演的将那天拍摄到的假象向世界公布,企图欺骗全世界,其目的,仅仅是为了证明一个他自己都不确定的猜想。

完成了这一切的他就真的跟导演一般,操纵了一切,却全程不曾出现在他给世人展示的故事里。

“回到我们刚才的话题吧,”应虔予压住心中的一腔愤郁,仿似下了什么决心:“跟我讲一讲你们要去验证的那个关于宏观事象坍缩的猜想。”

杨泊淮轻轻抬起头,淡蓝色的眼睛似乎绽放出了光辉。

在微观世界里,当物质没有受到观测的时候,它的位置和状态都是不确定的,一个电子可能会同时出现在它所在电子轨道上的所有位置,只有当它被观测到的一瞬间,它才会坍缩到你所观测到的位置上,与此同时,其状态也会坍缩为波粒二象之一,在此之前,它既不是波也不是粒子。

这一违反常识的事实是应虔予所知道的。然而杨泊淮接下来的话却让应虔予的三观再一次被刷新。

“事象是指事件与现象,本来这两个名词所代表的意义事实上已经足够宏观,表面上看起来无法用量子力学中的理论来描述。不过你知道世界线模型吗?”杨泊淮说,“爱因斯坦把一维时间和三维空间合称为四维时空,他一篇关于狭义相对论的论文中将粒子在四维时空中的运动轨迹称为世界线。”

“你现在知道量子力学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微观世界下的,那我们不如重新讨论一下微观这个名词该如何定义,你所理解的‘微观’是什么呢?”

“微观尺度不就是质子、电子这些亚原子的尺度吗?”应虔予皱了皱眉,不知道对方问这个问题的用意。

“当你用物质来限定的的时候你的思维就受到了局限,如果这样理解:物质是处在三维空间下的,当粒子的长、宽、高都微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微观。”

“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的,世界线模型不是粒子的在四维时空中的运动轨迹吗?人类从古至今所有的自然科学研究都是在我们所在的世界线里,量子力学更是用来描述微观物质的理论。但是,我们对微观进行定义的时候,是否忽略了什么?”

看着有些茫然的应虔予,杨泊淮继续开口:“四维时空中,我们定义微观却只用了三个维度。”

说到了这里,应虔予顿时明白了杨泊淮的意思。“你是说……”

“时间!时间是一个特殊的维度,但是我们是否可以对物质在时间维度上进行讨论呢?或者说,当时间尺度足够‘微观’的时候,事象是否会类似于空间中的物质一样表现出与常识相悖的现象?”

“时间尺度上的微观?”应虔予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事情,然而此刻一经杨泊淮提出他就能类比想象出对方想要描述的东西,唯一令他震撼的是谁能在一个狭小的思维空间内延展出这样一个意象。

“是的,我们在想,微观时间尺度上的事象,会不会同样符合微观物质世界的某些定理?”

“可是我实在想不出这一切跟那次航班有什么关系?”

“如果未知的事象和未被观测的物质一样属于混沌叠加状态,那么,那架飞机的失事情况就会变成混沌状态,即我们并不知道它究竟是以怎样的方式坠机的。这就好像我们并不知道微观物质在没有被我们观测到的时候究竟是粒子还是波,事件,也许正是类似于这种‘波’一样的东西。”

“事件波吗?”应虔予仔细回想李匆寒曾经跟他说过的话,总觉得有哪里么不对,突然,他抬起头:“战斗机的驾驶员不是你们的成员吗,他难道不知道?”

应虔予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对方突然沉默了,他瞬间意识到什么:“你们……”

“那名驾驶员应该是小寒让他牺牲掉的,驾驶员如果不在那次事故中死亡,那么飞机失事这个事件立刻就与外界有了因果,精心营造的混沌便成了既定的事实,而既定的历史是无法改变的,那么小寒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尽管答案并不让人意外,但应虔予依旧感到浑身发冷,他目光透过窗户落到城市那些没有被灯光覆盖到的黑暗里,那些地方仿佛有着诡异的火焰在蔓延,欲要吞噬世间的一切。

“你们这样牺牲,就连自己的成员都不放过,值得吗?”

“没有什么值得与不值得……”

“我换一个问法。”应虔予打断了杨泊淮的话,“你们明明可以用很多方式来进行试验,为什么要用这种会牺牲这么多人的方式?”

“你真的想知道?”老人平静地开口,应虔予望向他,发现他沧桑的双眼里有着无尽的悲伤和疲惫滋生而出。

应虔予长舒一口气,说:“你知道的,我没有选择。”

下一章>>
庆阳县墩企业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