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枝桃花翩染月;摄政王妃

    一枝桃花翩染月;摄政王妃

    作者: 樱桃肉丸子

    桃月染在一个同名同姓的女童体内重生,已经七年。 这七年间,桃月染意外的享受到了她从没有过的幸福:她这一世的父母俱全,并且同上一世的容貌一致。 桃月染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冥冥之中的注定,但不可否认,这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 浮生若梦 浮华几场

    浮生若梦 浮华几场

    作者: 墨染

    浮生若梦。一梦悲观离愁。一梦欢喜平安。这一世,爱恨情仇,离别聚散。我们不过一粒红尘。爱恨不过沧海一粟。当初繁华几场。亭台楼阁。如今,断壁残垣。一片狼藉。浮华几场。几场悲观离合。几场平安喜乐。唯愿君日日欢喜。夜夜安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 浮生若梦 浮华几场

    浮生若梦 浮华几场

    作者: 墨染

    浮生若梦。一梦悲观离愁。一梦欢喜平安。这一世,爱恨情仇,离别聚散。我们不过一粒红尘。爱恨不过沧海一粟。当初繁华几场。亭台楼阁。如今,断壁残垣。一片狼藉。浮华几场。几场悲观离合。几场平安喜乐。唯愿君日日欢喜。夜夜安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 苍然凤天

    苍然凤天

    作者: 冰旋

    她心地善良、济世行医,人称玉面神医。本过着无忧无虑惬意的生活,命运之神却不眷顾她,迫使她卷入纷争。只因她所肩负的责任不同…… 他残酷冷血,只想找到心中的那个她,然后一统世界。却没想到,阴差阳错,遇到的她不是她…… 她心心念念地爱着他,用尽心机、不择手段,阻止他与她的遇见…… 她说:我只希望所有的人都好,我也很希望自己能跟所爱的人一起,若必须要牺牲我,那么我愿舍弃自己的生命而换得世界的和平…… 他说:我只爱她,我的世界只要有她就完美,我不会让她伤心,不会让她为难……

  • 积音

    积音

    作者: 饶小音

    千面娇娘,无双贵公子,少年重臣,到底那一个是她?素衣雪月,倾城的媚色无人能拒,她配得起世上任何的溢美之词,坚忍无双,不断成长。 淡若兰,艳倾天下。却因误会而离开,他是她年少时倾心而爱的潮眠。 以国换她笑言,天人风姿从容淡雅,他是无上尊贵的四皇子容卿。 四国第一商人,强势不容她抗拒,荫蔽她助她卷土重来,他是一心一意扶持她的陆裹。 同朝为官,与她为敌最终被她推向王位,他是年轻的异国王爷玖镜。他们将上演怎样的爱恨纠葛。

  • 长安长安之花晨月夕

    长安长安之花晨月夕

    作者: 明日迟昕

    及笄的年岁,冷暖自知的爱情,那时候的她,已下定了决心等到他。她等了三年,只因她懂得阿魏无真黄岑无假。

  • 为君惹红尘

    为君惹红尘

    作者: 景凝燕

    带着目的,她闯进喧嚣红尘。红尘之中,她懂得了一种特殊的情感,并且拥有了它。只是,身份被揭穿,她再难以陪伴在他左右,只能带着伤痛不告而别。一年后,当不一样的她再次归来,再次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两人又将如何?他们能够抛弃一切,不顾世俗的眼光坚决地走在一起,过着属于他们的生活吗?多年后,当分离许久的两人再次相逢,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 为君惹红尘

    为君惹红尘

    作者: 景凝燕

    带着目的,她闯进喧嚣红尘。红尘之中,她懂得了一种特殊的情感,并且拥有了它。只是,身份被揭穿,她再难以陪伴在他左右,只能带着伤痛不告而别。一年后,当不一样的她再次归来,再次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两人又将如何?他们能够抛弃一切,不顾世俗的眼光坚决地走在一起,过着属于他们的生活吗?多年后,当分离许久的两人再次相逢,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 女惑

    女惑

    作者: 涉江

    故事背景发生在风起云涌的隋唐争霸时期。公元602年一个流淌着帝王血液的女娃降生,命运如此不堪,这个从来没有享受过帝王待遇就流落世俗的前朝公主,是如何在乱世和盛世中风云沉浮,又是如何遇见爱情,君遗我一珠,我赠君天下,霞满夕阳,看一个女人如何逐鹿天下......

  • 女惑

    女惑

    作者: 涉江

    故事背景发生在风起云涌的隋唐争霸时期。公元602年一个流淌着帝王血液的女娃降生,命运如此不堪,这个从来没有享受过帝王待遇就流落世俗的前朝公主,是如何在乱世和盛世中风云沉浮,又是如何遇见爱情,君遗我一珠,我赠君天下,霞满夕阳,看一个女人如何逐鹿天下......

  • 盛宠嚣张妃:夫君,请指教

    盛宠嚣张妃:夫君,请指教

    作者: 慕岑音

    她以帝都第一支奇舞引他惊鸿一瞥,踏上这条满是荆棘的路。 “白亦辰,告诉我,兵符在哪儿?” 她生性凉薄,却终是忍受不了一次次的生离死别之苦。 “眼泪的味道,原来不是咸的,是苦的......” 她本无心与其他人争夺什么,只心系自己艰巨的任务。 “西门钺,这个任务完成后,我想归隐山林,不再踏入尘世一步。” 但是,麻烦却一次次找上她。 “既然你们在这世上活腻了,那么,我不介意亲手送你们上路!”

  • 小生略毒

    小生略毒

    作者: 公子略毒

    妖娆的美人陈列四方,在偌大的宫殿里一字排开。是深夜,金碧辉煌的殿堂外面,冉冉笙歌想起,微风透过窗棂拂过红纱,雪白的身躯上挂着残缺的衣料。刚刚响起的笙歌,还没有婉转落幕,美人的啼哭就已经渐竟微弱。一个冷寂的背影渐行渐远,合着深秋的雨幕,缓缓消失。 深秋的雨,寒冷并不透骨,但大殿的锦绣红床上的娇躯已经没有了生气。女人颈项在咕咕的往外冒血,残留的四肢还在不停的颤抖。。。。。。

  •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作者: 千珞

    一段缘起,一生的爱恨交织…… “我的东西,就该认得主子。”他将她禁锢在身侧,伸出手,一把扼住了她的颈项,将她猛地抵在了墙面上。俯身而下,冰冷的嗓音扬起,嗜血而邪佞。 她扬起手,手中的利刃刺入他的心口,鲜血透过她的指缝,溢出,染红了他的衣衫,却也灼伤了她的眼眸。 “若是不认呢?” “不认么?”北冥爵睨着她,眸光相抵,眼底里那一片怒意肆意溢出,“本王自然有的是法子,让你好好的记得,你是本王的人。” 她开口,嗓音里透着一丝痛苦的嘶哑,“北冥爵,你留不住我的……”

  • 残扇遮妆

    残扇遮妆

    作者: 荧瑄

    替妹出嫁,遭遇腹黑王爷,人前伉俪情深,人后肆意羞辱。他心高气傲,只为一步登天。她静如止水,只求全身而退。她能杀遍天下,不眨一下眼睛,却在他面前放下了凌厉锋芒。是暗许芳心?还是恩怨纠缠?姐妹,夫君,上苍给予她的是恩泽?还是惩罚?一年为期,当背负了满身伤痕之后,她还能否潇洒离开?他们的恩恩怨怨又何止一年?究竟,谁应了谁的劫?

  • 残扇遮妆

    残扇遮妆

    作者: 荧瑄

    替妹出嫁,遭遇腹黑王爷,人前伉俪情深,人后肆意羞辱。他心高气傲,只为一步登天。她静如止水,只求全身而退。她能杀遍天下,不眨一下眼睛,却在他面前放下了凌厉锋芒。是暗许芳心?还是恩怨纠缠?姐妹,夫君,上苍给予她的是恩泽?还是惩罚?一年为期,当背负了满身伤痕之后,她还能否潇洒离开?他们的恩恩怨怨又何止一年?究竟,谁应了谁的劫?

  • 别动本王的小奴隶

    别动本王的小奴隶

    作者: 不扎手的仙人掌

    因为她说要报恩,单骁柏就亲自帮她打造出男人形象。连日来的捉弄,连续不断的小刁难,只为看她嘟起嘴时的倔强与不满。“欺负她,似乎真的很好玩。”单骁柏连日来总会在议事厅里邪笑,丝毫不在乎闻者皆是一震恶寒。“大哥又盯上哪个可怜虫了?”三当家江义大对那个可怜的孩子报以无限同情。“嘘,是新上山的小兄弟,小九。”二当家尹文风提醒,大哥有时很腹黑,但更爱捉弄人,被他盯上,肯定会被捉弄的很惨,小九童鞋,你可要顶住啊。

  • 别动本王的小奴隶

    别动本王的小奴隶

    作者: 不扎手的仙人掌

    因为她说要报恩,单骁柏就亲自帮她打造出男人形象。连日来的捉弄,连续不断的小刁难,只为看她嘟起嘴时的倔强与不满。“欺负她,似乎真的很好玩。”单骁柏连日来总会在议事厅里邪笑,丝毫不在乎闻者皆是一震恶寒。“大哥又盯上哪个可怜虫了?”三当家江义大对那个可怜的孩子报以无限同情。“嘘,是新上山的小兄弟,小九。”二当家尹文风提醒,大哥有时很腹黑,但更爱捉弄人,被他盯上,肯定会被捉弄的很惨,小九童鞋,你可要顶住啊。

  • 别动本王的小奴隶

    别动本王的小奴隶

    作者: 不扎手的仙人掌

    因为她说要报恩,单骁柏就亲自帮她打造出男人形象。连日来的捉弄,连续不断的小刁难,只为看她嘟起嘴时的倔强与不满。“欺负她,似乎真的很好玩。”单骁柏连日来总会在议事厅里邪笑,丝毫不在乎闻者皆是一震恶寒。“大哥又盯上哪个可怜虫了?”三当家江义大对那个可怜的孩子报以无限同情。“嘘,是新上山的小兄弟,小九。”二当家尹文风提醒,大哥有时很腹黑,但更爱捉弄人,被他盯上,肯定会被捉弄的很惨,小九童鞋,你可要顶住啊。

  • 错嫁痴傻相公

    错嫁痴傻相公

    作者: 刘旭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都说了我不是安晴,我是杨素素!你们搞错啦!喂!” 花府之中,大喜之日,花家独子花新宇娶妻。如今大典过后,洞房之中,新娘却是嘶喊个不停,而花家的这位大少爷,居然坐在床上玩得兴起!!! 这……这怎么可以呢!!! 她崩溃了,她抓狂了,她跟她的小伙伴都要惊呆了! 都说了她不是安晴了!就算她是,可也不代表她愿意嫁给一个傻子啊!

  • 错嫁痴傻相公

    错嫁痴傻相公

    作者: 刘旭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都说了我不是安晴,我是杨素素!你们搞错啦!喂!” 花府之中,大喜之日,花家独子花新宇娶妻。如今大典过后,洞房之中,新娘却是嘶喊个不停,而花家的这位大少爷,居然坐在床上玩得兴起!!! 这……这怎么可以呢!!! 她崩溃了,她抓狂了,她跟她的小伙伴都要惊呆了! 都说了她不是安晴了!就算她是,可也不代表她愿意嫁给一个傻子啊!